受低温影响 威海近海冰情加重养殖户蒙受损失

市区:双岛湾结冰冻住渔船 受持续低温影响,双岛湾浅滩水域出现大面积结冰。

昨日上午,记者在双岛湾大桥北侧的两个小岛附近看到,宽度10余米的海面结上了薄冰,平均厚度不足1厘米,最厚处不超过3厘米。而大桥以南的大部分浅海都结了冰,十几艘渔船已经被“冻”在冰面上,远远看去,仿佛一层层白雪,靠近后才发现是厚达三四厘米的冰层。据双岛边防派出所民警介绍,往年“三九”之后,这里的浅滩也曾出现过结冰现象,但今年冰层较厚,面积也比较大,目测估算结冰面积至少有3000平方米。乳山养殖户在厚厚的冰层上凿出窟窿,以防止海参因缺氧而死亡。

据附近渔民介绍,双岛湾是我市境内西北方向最大的海湾,南部由文登、高区境内多条河流注入淡水,大量淡水与海水交融后,使湾内水分盐度降低,在气温突然降低的情况下极易导致结冰。目前,双岛湾大桥以北海域结冰较少,不影响渔民出海航行。

文登:埠口港冰厚10厘米 滩涂被“封”14万亩

文登市沿海及滩涂的海冰层为入冬以来最厚,冰层堆积达到30厘米。目前,该市养殖海域结冰处总面积约为14万亩,还有继续扩大的迹象。

16日中午12时许,记者在埠口港看到,视线以内的海面上已全部结了冰。一位渔民用竹竿敲碎一块海冰后,记者量了量,发现海冰的厚度超过了10厘米。一位姓孙的船长告诉记者,100吨以上的大船可自行破冰出海作业,而40马力和70马力的小渔需借助大船破冰出海作业。

据银沙水产冷藏厂长王胜介绍,到15日,海边的海冰已由上个月底的6厘米厚变成了目前的10厘米厚,但不影响渔船出海作业。另据文登市海洋与渔业局工作人员实地勘查发现,泽库、泽头等镇部分参虾池塘已完全封冻,水面冻结着厚度不一的冰层,最厚处5至6厘米;涨潮时滩涂水面有一层浮冰,退潮时滩体表面冻结着厚厚的冰层。泥质滩涂部分冰层较厚,最厚处冰层堆积达到30厘米,平均5厘米至10厘米。据统计,目前,该市养殖海域结冰处总面积为14万亩,航道及其他海域尚未发现海水结冰现象。

荣成:桑沟湾冰厚20厘米

从1月15日下午起,荣成桑沟湾南部海域出现大面积结冰,厚度达到了20余厘米。

昨日中午,记者赶到宁津街道办事处马家寨附近的鸿泰渔业码头。从码头向北望去,海面上白茫茫的一片,全部是浮动的海冰。而在该海湾的西面海域,数十个舢板全部被冻在海面上。码头上,不少渔民忙着用喷枪和热水对渔船的油箱和抽水泵进行烘烤、解冻,以便让渔船能够行动。

“海冰的厚度已经达到了20余厘米,是多年罕见的情况。”从事多年养殖作业的仲维良告诉记者,海冰是从15日下午开始聚集的,当天海上的风力达到了8至9级,猛烈的大风和降温使海水迅速结冰。

据当地某渔业公司的技术人员检测,昨日上午,该海湾养殖区海平面下4米水区的温度已经降至-3℃,对海中养殖的经济鱼类威海特别大,但因小渔船暂时无法出海,损失尚难估计。

乳山:乳山湾内养殖池塘结冰1.3万亩

乳山虽然近海海域未发现大规模海冰存在,但乳山湾里出现了较大面积的结冰及浮冰现象。截至昨日,湾内海 阳所、乳山口等沿海乡镇约13000亩的养殖池塘均已结冰,养殖户们不同程度受损。

“要等冰全部化了之后,才能看到海参的存活数量,到那时才能估计出受损程度。”已在乳山湾内养殖海参七年之久的于思水告诉记者,自去年12月中下旬开始,湾内的养殖池塘就被冰封住了,“冰层厚度与以往相差无几,但是冰封时间持续较长,损失有可能加重。”

截至记者发稿时,乳山湾内养殖池塘的结冰面积仍在扩大。

应对:凿冰供氧自救 暖房派上用场

记者昨日通过采访了解到,有关部门、相关企业和养殖户已经采取多种应对措施积极开展自救,力求将冰害造成的损失降低到最低限度。但据了解,未来三天,渤海、黄海北部及胶州湾冰情将有所发展,彻底消除冰害尚需时日。

针对海上结冰日趋严重的情况,市海洋与渔业局工作人员提醒有关部门和养殖户,要积极展开自救。乳山市海洋与渔业局在组织人员观测、汇总、分析海冰发展动态,及时发布预警预报的同时,还派出技术人员对已结冰养殖池塘及时破冰,采取增氧机或增氧剂进行增氧,并定时进行水质监测,防止缺氧及氨氮、硫化氢等超标,减少病害发生。

1月16日下午,乳山市海阳所镇金港村村民曲昌伦正在自家养殖池塘里凿冰打洞,以防止其养殖的海参窒息而亡。“冰层厚达10厘米,每天至少要出来凿一次,到了第二天,这些窟窿就又冻上了。”曲昌伦除用传统的凿冰“打洞”办法外,还为部分养殖池装上了电动充氧装置。

记者采访还发现,荣成海洋珍品有限公司汲取去年冰冻严重损失带来的教训,不仅于去年10月份将大部分鲍鱼苗和半成品鲍鱼南运越冬,而且首次将原本在海水中养殖的80多万头半成品鲍鱼全部搬进了“暖房”。(本报记者 潘翔 曲卫韶 陈婷 于琦 王岚 周晓静 王志强 实习记者 曲玲 通讯员 许修强 王亮晖)

相关文章

Leave a Comment.